《長夜》TXT全集
長夜
書籍作者:姚雪垠
書籍類別:軍事小說
書籍格式:TXT
授權方式:免費下載
書籍大小:解壓后(3.84 MB)
書籍字數:156548 字
更新時間:2017-01-09 14:18:28
上傳用戶:索瑰瑋
書籍來源:未知
已被圍觀:911
快捷下載: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內容簡介

    長夜 姚雪垠.rar 長夜txt下載 如今我將三十多年前所寫的一部長篇小說《長夜》送到你們面前,請你們在工作閑暇的時候讀一讀。請你們在欣賞之余,給予批評。我順便將關于這部小說的若干問題,以及我的一些創作愿望在解放后未能實現的憾事,在這封長信中告訴你們,使你們更容易了解這部小說,同時也了解我在創作道路上的部分經歷。我還要告訴你們《長夜》和《李自成》有密切關系,讀《長夜》是打開《李自成》的創作問題的鑰匙之一。因此,我將這封信作為《長夜》重印本的代序。
    一
    這部長篇小說寫于抗日戰爭末期,一九四七年在上海懷正文化社出版。當時只印了兩千本,沒有引起讀者注意,甚至不為人知。但個別讀過這部小說的朋友給予一定的重視,告訴我它是一部有意義的作品,寫出了別人不曾寫過的題材,即民國年間中國北方農村生活的一個側面。雖是中國農村的一個側面,大概也反映了河南全省,也許還包括陜南、陜北、鄂西、皖西、皖北、魯西、冀南等廣大農村二十年代曾經有過的、大同小異的普遍現實。
    這是一部帶有自傳性質的小說。雖然也有虛構,但是虛構的成分很少。小說的主人公陶菊生就是我自己。我是農歷九月間生的,九月俗稱菊月,所以我將主人公起名菊生。這故事發生在一九二四年的冬天到次年春天,大約一百天的時間。現在我將這一故事的歷史背景告訴你們,也許對你們閱讀這部小說是有幫助的。
    一九二四年的夏天,我從教會辦的舊制高等小學畢業后,(我沒有讀過初小)跟隨一位姓楊的同學到了直魯豫巡閱使、直系軍閥首領吳佩孚“駐節”的洛陽。他的巡閱使署在洛陽西工。洛陽西工成了當時中國北方軍閥、政客們縱橫捭闔的活躍中心,也是吳佩孚的一個練兵中心。他親自兼師長的嫡系精銳部隊是陸軍第三師,大部分駐扎西工。第三師附屬有學兵營和幼年兵營。我懷著進幼年兵營當兵的目的到洛陽。我的大哥已于春天受到別人慫恿,進了學兵營當兵。他對于軍隊內部的黑暗已經有一定認識,堅決不許我當吳佩孚的幼年兵,請那位姓楊的同學將我送到信陽,進教會辦的信義中學,插入初中二年級讀書。學校設在信陽西門外,浉河北岸,面對賢隱山。
    這年九月,醞釀數月的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了。吳佩孚離洛陽急速北上,由大總統曹銀任命為討逆軍總司令,進駐秦皇島,指揮直系各部隊約二十萬人向奉軍進攻。雙方都使出全力作戰,戰事膠著在山海關和九門口一線。原來也屬于直系軍閥陣營的馮玉祥,因受吳佩孚排斥,丟掉了河南督軍的重要位置,掛一個陸軍檢閱使的空名義,駐兵南苑。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時,吳佩孚任命他為討逆軍第三路軍總司令,命他率部隊進入熱河,威脅奉軍右翼。當吳佩孚與張作霖在山海關一帶鏖戰正酣時,馮玉祥暗從熱河回師,突然于十月二十三日進入北京,控制了北京各要地,拘押了曹銀,通電主張“和平”。吳佩孚前后受敵,被迫從大沽口乘船南逃。他將在山海關一帶作戰的直軍交給張福來指揮,隨即全線瓦解。吳佩孚從吳淞口入長江,到武漢上岸。他原來打算依靠長江流域的直系軍閥力量成立“護法軍政府”,進行反攻,但這些軍閥各為自己割據的地盤打算,離心離德。駐節武漢的兩湖巡閱使蕭耀南對他也是表面擁戴,實際抗拒。吳佩孚不得已急回洛陽,另謀集合兵力。但是反直勢力不讓他在洛陽有喘息機會,首先是國民二軍胡景翼部由冀南攻入河南,接著是鎮嵩軍的憨玉昆部由潼關東進。吳佩孚不能在洛陽立腳,退駐豫鄂交界處的雞公山,而他的部隊在信陽車站外挖掘戰壕,大有在信陽作戰之勢。
    吳佩孚在雞公山駐的時間不久,一籌莫展,只好通電下野,暫時到岳陽住下。胡景翼做了河南軍務督辦,自兼省長。小說結束時,已進入胡景翼做河南督辦時代。到這年春天,為搶奪河南地盤,胡景翼和憨玉昆在豫西發生激戰,被稱為胡憨之戰。結果憨玉昆戰敗。胡景翼不久病故,所以小說結尾處提到薛正禮一股桿子投奔一位將做信陽道尹的紳士家中,那位紳士姓劉,是國民黨人。因為胡景冀死去,河南局勢大變,姓劉的官夢并未實現。這最后一股桿子的下落,我不清楚。
    菊生和薛三少午飯后由茨園出發,晚飯后到了劉家寨。他看到了他的干老子和趙獅子們幾個人,卻沒有看見劉老義。隨即他知道劉老義掛彩后被軍隊捉去了,他的干老子因為想護救劉老義也幾乎被軍隊捉去。干老子這支人死傷了三分之一,剩F的這十幾個人也每人只剩下三兩顆釘子。他打聽別的重要人物,趙獅子告他說:二駕和招撫委員都死了;管家的沒有死,帶著幾個親隨人不知往哪兒去了。菊生又打聽他的二哥,大家都說不知道芹生死活,只知道票房死得最慘。票房因為走得慢,贅累大,看票的蹚將幾乎死凈,而票子也死去十之六七。菊生沒有哭,因為他希望他的二哥沒有死,不久會打聽出他的消息。忽然想到了他的小朋友張明才,他趕快問起來他的下落。人們告他說,聽說張明才被紅槍會抓了去,看他的打扮不像是票子,在他的身上砍了十來刀,后來被軍隊救了去;不過他的傷太重,未必能保住性命。菊生再也忍耐不下去,就伏在王成山的肩膀上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王成山想起來瓤子九、劉老義、跟他同來的那個進寶,還有許多熟朋友,雖然他竭力忍著不哭,但眼淚還是簌簌地落了下來。經他這一哭,大家的心中都非常難過,好久沒有人再吐出一句話來。
    這天晚上,劉道尹的表老爺看見菊生,十分喜愛他,便央幾位賓客和薛正禮對菊生說,要菊生認給他做干兒子,他愿意幫菊生到省城讀書。菊生認為這對他是個侮辱,堅決地拒絕了,弄得表老爺和幾位賓客都很難為情。薛正禮向表老爺說幾句抱歉的話,對菊生卻沒有一字責備,因為他知道菊生最瞧不起有錢有勢的人,而如今也不同在桿子上的時候一樣。他希望菊生跟著他去信陽,一面讀書,一面替他辦一點文墨事情。菊生要求趕快回家去,因為他很想母親,母親也一定日夜地為他哭泣。薛正禮允許了他的要求,拿出來幾串路費,托薛三少辛苦一趟,送菊生回家。第二天早飯后,薛正禮、趙獅子、王成山和薛強娃,把他們送出村外。薛正禮囑咐了一些路上應該小心注意的話,又拉著菊生的手說:
    “娃兒,以后常給我來信啊!”
    “不要忘下我們啊!”趙獅子也笑著叮嚀,笑得凄然。
    菊生同薛三少在路上走四天才到了鄧縣,中間因為馬文德和徐壽椿有軍事沖突,多繞了幾十里路。一進大門,菊生就開始一面跑一面喚娘。母親在床上聽見了他的聲音,悲哀地哭起來,一面哭一面對站立在床邊的大媳婦說:
    “我聽見菊的聲音,是菊的魂靈回來了!是娃兒的魂靈回來了!……”
    菊生的大嫂也聽見菊生的叫聲,慌忙地跑出堂屋。看見菊生的睫毛上掛著淚,帶著哭聲呼喚著跑進二門,后邊跟隨著幾位鄰人和一個陌生人,她驚駭地唉呀一聲,迎上去一把抓住菊生的膀子,一面架著菊生往上房跑,一面用哭聲報告母親說:
    “是真地回來啦!是真地菊生回來啦!”
    菊生沖到母親床面前,撲到母親的身上,大哭起來。母親用左手緊緊地摟著他,用右手亂摸著他的臉頰、下頦、耳朵、胳膊和手,還摸脊背,一面摸一面哭著說:
    “你不是鬼魂,你確確切切是我的娃兒!你到底還沒有死!你到底回到娘的身邊了!……”
    母子倆抱在一起,哭得都說不出一句話來。大嫂去拉菊生,同時勸母親說:“娘!你的病還沒好,別大傷心了!”但這句話剛剛出口,她自己也忍不住,靠在立柜上,用雙手蒙住眼抽噎起來。一家三口人只顧傷心,忘記了還有位送菊生來的客人。薛三少坐在外間的椅子上,抽著紙煙。幾個鄰人圍立在他的面前,向他小聲地問長問短。過了大約有十幾分鐘,屋里的哭聲才止。菊生哽咽著向母親問:
    “娘,我二哥有沒有消息?”
    “唉!謝天謝地,”母親嘆息說,“他也沒有死!一個土匪看他跑不快,用刀去砍他,他一頭栽進路邊的水溝里,軍隊趕上來把土匪打死,把他救活了。唉,我的兒,娘的眼睛快為你們哭瞎了!你看看娘的頭發,三個月來完全急白了!”
    “我二哥已經回來了沒有?”
    “還沒有。還在唐縣。你伯昨兒上東鄉去問朋友抓錢去,明兒也許能回來。打算抓來錢做路費去接回你二哥,帶查聽你的下落。唉,你回來了好,你回來了好,真是老天爺把你送到我身邊哩!”
    “我大哥現在在啥子地方?”
    “你大哥,他呀,”母親忽然把菊生拉近一點,放低聲音說:“他現在在廣東,可不要走露消息!”
    “怎么到廣東了?”
    “他后來從天津逃到上海,”母親小聲說:“到一個紗廠里給人家做工。不知為啥子人家把他開除了,他在上海沒辦法,恰巧碰見幾個河南學生要往廣東去,他也跟去了。你可千萬別告訴人說!你伯說,他是在廣東鬧革命,叫別人知道了要抄家哩!”
    菊生興奮地說:“我將來也要去,我要找他去。”
    “你哪兒都別去!”母親把菊生摟在懷里說:“我死也不再放你離開我!娃兒呀!你看看我這頭發,你看看我這手瘦得像一把柴,我是活不了幾天啦!”
    母親又抽噎起來,幾滴眼淚滾落到菊生的手上。他靜靜地坐在床邊,茫然地思想著以后的種種打算,一陣陣的煎藥氣撲進了他的鼻孔。看出來家庭已經迅速地破落得無法生活,決無力再拿錢供他讀書。他決定暫且在家中呆一個時期,將來或者偷偷地逃出去當兵,或者逃出去找他的大哥。但是,他心里嘆息著,廣東是多么的遙遠啊!
    大嫂把油燈點起來,把藥碗端到母親的床前,請母親趁熱吃下。菊生走到外間去,向院里望一眼,無邊的夜幕又落下來了。

25
0
+++本文作者姚雪垠的其它電子書下載+++

下載地址


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

用戶評論

自古評論出人才,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
《長夜》最新評論
七乐彩走势图表综合版